藏獒

妖娆的猪肘子:

*终于找到这篇《守护神》的条漫太太了,非常感谢帮助寻找的小可爱阿西吧,已经私信问 SiLenCE_M_L 太太要到授权了,虽然细看其实CP出入很大但还是很开心。旧文重发广而告之!

*妇联全员欢乐向,主cp盾铁,副cp贱虫、探鹰、冬寡、锤基。冬寡和锤基一笔带过的就不打tag了,大家注意避雷。

*ooc,一贯的傻白甜逗逼文,不喜请点X,谢谢!

                           《守护神》

(1)

“你以为妇联那些蝼蚁真有多大的战斗力?哼,我会让你看到的,黑蝼蚁。”

这是洛基被索尔带回阿加神域前跟弗瑞说的最后一句话——邪神狡黠的眯起他的绿眼睛,手指微动。

特工头子背着双手,黑皮风衣被刮的上下翻飞猎猎作响,“他们都是英雄,是这颗脆弱的蓝色星球的希望,”停顿了一下,他气势恢宏的补充,“超级英雄”。

做为回应,邪神在被戴上口枷时露出一个讳莫如深的阴恻恻的笑容。

弗瑞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

(2)

彼特·帕克接到神盾局希尔特工打来的面试电话时,正准备换上紧身衣去夜巡。

兴奋的男孩心情大好,甚至没有像往常一样对黏黏糊糊跟着他巡逻的死侍摆臭脸。

“哥不喜欢你加入那个什么复仇者联盟,”前雇佣兵唠唠叨叨的跟在彼特屁股后面,“哥也不喜欢你出去打打杀杀的,刀枪不长眼,没有哥保护你,你会受伤然后哥就会心疼,毕竟你没有哥这样的自愈因子!总之哥坚决反对……”

“闭嘴韦德,再磨磨唧唧我就把你挂到路灯上吹一夜冷风信不信,”蜘蛛侠转身做出发射蛛丝的手势——低着头亦步亦趋的死侍没有防备,一头撞进了男孩怀里,又被嫌弃的推开,“就像昨晚一样,我说到做到。”

“还有前晚和大前晚……”死侍趁机摸了把小蜘蛛纤细柔韧的腰肢,“为了能陪着你,哥决定闭嘴!”他在面罩上嘴的位置做了一个拉拉链的动作。

“能跟钢铁侠还有美国队长一起并肩作战是我最大的心愿,想想吧韦德,”小蜘蛛无限憧憬的把双手交叠压在胸口,“跟超级英雄们天天一起打怪兽保卫世界,那可比在小胡同里抓几个打劫小卖部的醉汉要刺激多了!”

“天天去打怪兽?那样你是不是就会很忙?”死侍无精打采的耷拉着脑袋,“可是哥想每天都看到你……”

“你说斯塔克先生会不会邀请我搬去复仇者大厦住?”彼特懒得搭理他,转身向下一个路口走去,“我要怎么跟梅婶解释不回家住了?啊哈,听说斯塔克先生的工作室里有很多套超级拉风的盔甲,不知道我能不能有机会去参观……”他忽然转身有点紧张的握住死侍的胳膊,“呣,贱贱,如果我想要斯塔克先生给我签名的话,你说是签在本子上好还是直接签在我的制服胸口上好?”

“小虫,哥不想你搬走,哥如果去那个丑毙了的大厦找你,你说他们会打哥吗?”前雇佣兵可怜巴巴的说,“不过就算他们打死哥,也丝毫阻挡不了哥每晚都要去看你的决心!就算他们把哥剁成一坨人肉杂碎,哥的老二也会永远朝着你的方向生长……”

蜘蛛侠干脆利落的甩了一坨蛛丝,啪的一声糊在死侍的面罩上。

(3)

彼特整理了一下衣领敲敲门,推开一道门缝把头探进去。

“进来吧,我正在等你,帕克先生,”弗瑞严肃的点头示意男孩进来,“关于吸收你正式加入神盾的下属组织复仇者联盟——我需要跟你认真谈谈。”

男孩紧张的走进办公室,然后……

“那是什么?”弗瑞的独眼珠子瞪得快要从眼眶里掉出来了,他诧异的打量着彼特的身后,“我不知道你还带了见面礼来……方便解释一下那是什么东西吗帕克先生?”

“呃,什么?什么什么东西?”小蜘蛛莫名其妙的回头。背后是他刚刚随手关上的房门,门上有沉闷的黑色雕花。

这门很丑。彼特想。

“就是你身后,呃,是全息投影还是别的什么新潮玩意?斯塔克给你做的?”弗瑞用手指着男孩的头顶笼统的比划了一下,“不得不说那看上去确实很酷。”

“啊?我完全听不懂您在说什么,局长先生。”彼特抬头看了看头顶,再回头看了看身后的门。

这门巨丑。他想。

“啊,想起来了!您怎么知道斯塔克先生送了我一块可以全息投影的腕表?”彼特撸起衣袖向特工头子展示了他手腕上的那个小玩意,“体温自动充电,可以导航,可以发送定位,紧急状态下三秒钟可连线到贾维斯,还可以呼叫世界上任意一部手机。哈,斯塔克先生说是直接通过他的私人卫星呼叫的,所以不用缴费的哦!”他按了一下腕表的侧面,一束红色的光线射在天花板上,旋转的光线中心是蜘蛛侠面具的图案,“这个投影赞爆了吧?”

没有你身后那个赞。黑人指挥官慢慢挑起了眉毛,“帕克先生,你,会使刀吗?”

“刀?”彼特放下衣袖,困惑的转了转眼珠,“嗯…这是加入复仇者联盟考核的一部分吗?我可以学习使用冷兵器的,局长先生,我很聪明学东西很快的,我保证……”在弗瑞严厉的独眼威慑下,男孩的声音渐渐低下去直到完全消失,“……餐刀算不算?”

最后,小蜘蛛怯怯的、不确定的小声问。

“帕克先生,那你身边有擅长用刀的人吗?”特工头子的视线绕着小蜘蛛溜了一圈,定格在男孩头顶的空气上。

彼特的眼珠随着弗瑞的视线滑稽的转了一圈,最后使劲朝上翻着眼皮看,想弄明白这个诡异的秃头局长究竟在搞什么鬼。

“就,刀刃很窄,刀身细长的那种,”弗瑞捏着下巴描述,眼睛紧盯着男孩背后和头顶的虚空,“类似于东方人用的那种武士刀——你认识的人里面有使用这种兵器的人吗?”

“这个……”蜘蛛男孩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蹿红到了耳朵尖。

狡猾的老特工头子抱着胳膊靠进了椅子里。

(4)

彻底搞清楚那个声名狼藉的前雇佣兵「死侍」跟纽约人民的好邻居蜘蛛侠的关系,并没有占用弗瑞多少时间。

弗瑞用指关节轻轻叩击着办公桌的桌面,电脑屏幕上幻灯播放的是一个穿着黑红相间紧身衣,戴着同款面罩的怪异家伙,手里握着两把寒光闪闪的武士刀。

没错,死侍手里的武士刀跟蜘蛛侠身后呈X字形悬挂的那两把刀一模一样,只是蜘蛛侠自带投影效果的那两把武士刀看上去显然要大得多,不像是兵器,倒更像是气场强大的护体神器一类的。

弗瑞回想了一下彼特出门时跟进来送文件的希尔特工擦肩而过的场景——他的女助手一脸慈祥的拍了拍男孩略显稚嫩的小肩膀,“没想到蜘蛛侠这么年轻。好好干,小伙子。”

所以,希尔看不到他所看到的东西。

所以,这应该就是邪神想要他看的东西了。

身经百战的黑人指挥官淡定的扯起嘴角,这他妈有什么大不了的?

然而并不。

十分钟后,寇森特工走进局长办公室时——弗瑞看着那个一本正经面无表情的家伙的身后——庄严的悬挂着一张巨大的、拉满弦的、蓄势待发的、他非常熟悉的、某个人的弓箭。

弗瑞觉得自己像啃了一大口酸柠檬,牙根都在往外淌酸水。

应该找索尔谈谈他弟弟的阿加魔法了。弗瑞想,刻不容缓。

“不老卤蛋,我恐怕帮不了你,”小胡子男人在弗瑞坚持不懈拨打了第二十八通电话时,终于老大不情愿的赏脸接通,“王大锤回去的时候并没有带手机走,事实上在地球上时他也不怎么喜欢那小玩意,你知道的,他总是会用力过猛戳烂手机屏幕,”托尼停顿了一下,用愉悦的语调接着说,“尼克,你可以试试用乌鸦去呼叫他。”

“非常感谢你一点用处都没有的提议,斯塔克混蛋,”弗瑞咬牙切齿的说,“以及,我会去找一只愿意长途跋涉来往中庭和神域之间的超级乌鸦。”

“别骂人黑秃子,如果我的……咳咳,我是说如果美国队长听到的话,会追着教育你一天有关社交礼貌用语的!”托尼在电话那头厚颜无耻的哈哈大笑。

弗瑞果断的掐断了通话。

(5)

做为神盾的头号扛把子,弗瑞一直自认为意志如钢铁一般坚定,泰山崩于前他都不会皱下眉毛,而一个老牌的资深特工最起码的必修技能就是不动声色,内心即使再波澜壮阔,脸上都要保持风平浪静。

弗瑞觉得这一点他已经修炼的出神入化了。

被事实啪啪打脸始于三天后,美国队长来找他汇报新的复仇者训练计划。

史蒂夫进局长办公室之前,弗瑞刚刚结束了连续三天对寇森的班前训话,史蒂夫在走廊遇到一脸懵逼的菲尔·寇森特工时,可怜的黑西服特工正把脸朝后扭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后视角度,似乎一边走一边在寻找自己虚化于空气中的毛茸茸的大尾巴——这导致他第一次面对面的错过了美国队长附赠的完美的偶像微笑。

“我在走廊碰到菲尔探员了,”史蒂夫推开门时还在回头看寇森走到楼道拐角的背影,“他今天看上去好像怪怪的。呃,也没有像平常那样跟我打招呼。”

金发青年转回头看到站在办公桌后的弗瑞,吓了一大跳,“你还好吗?你的脸色看起来很差,尼克。”

弗瑞微仰着明晃晃的脑袋,脸上的表情介于无限愤怒和不可思议两种情绪之间,从史蒂夫的角度可以看到他伟岸的鼻孔极度扩张,鼻毛根根立现。

注意到老特工的眼睛死死盯着自己身后和头顶的半空,史蒂夫下意识的抬头扫了一眼天花板又扭头看了看身后——他现在有点明白寇森那个奇怪的姿势因何而来了。

“罗杰斯队长,请坐,”最初十几秒诡异的沉默过后,弗瑞用一种古怪的干巴巴的语气问,“你在斯塔克那里住的还习惯吧?”

“谢谢,我非常好。局长,这些是关于新的复仇者训练计划,”史蒂夫把一叠资料放在桌上,“我觉得……”

“罗杰斯队长,需要我帮你申请一套公寓单独居住吗?”弗瑞毫无礼貌的打断史蒂夫的话,一手不容置疑的压住那叠厚厚的纸张,“像上次那样的单身公寓我看就很不错,13号特工是个好邻居——或者你更愿意搬回局里的员工宿舍?我会向上面申请给你配备专门的洗手间。”

“我以为我们今天的谈话内容会是关于新复仇者的训练计划?”史蒂夫狐疑的皱起眉毛,“13号的确是个非常优秀的特工,不过我没有打算要搬出复仇者大厦,局长。我觉得跟我的队友们住在一起有助于培养感情,从而提升战场上的默契度,”美国队长露出极其正直的道德标杆脸,“而且,还方便我全天24小时监督矫正钢铁侠不良的生活作息和糟糕的饮食习惯,我……”

“罗杰斯队长!”老特工忍无可忍,他努力平息了一下剧烈起伏的胸膛,“请离开我的办公室,就现在!”

“可是我们还没有确定训练计划,尼克局长,”史蒂夫茫然的眨眨眼,“见鬼,你从我进门开始就一直在看什么?我身后有跟着红骷髅吗?”

你身后有跟着反浩克装甲!我倒宁愿看到美国队长身后跟着的是那个一脸姨妈红的骷髅脸!弗瑞忿忿的想,“美国队长,我希望你能慎重的考虑下我刚才的提议。关于训练计划,我还需要时间研究,”他挫败的捏捏鼻梁,“稍后我会给你答复的。”

史蒂夫莫名其妙的被轰出来,在走廊里愣了半天,直到托尼打电话过来,嘱咐他回家时记得带一盒巧克力甜甜圈,他才一脸懵逼的离开神盾局。

(6)

尼克·弗瑞沮丧的在房间里来回踱步,秃脑门上覆盖着一层油亮的汗珠。

当初安排13号特工住史蒂夫隔壁时,弗瑞怀着满满的信心,一心希望这个性感女特工可以跟美国队长日久生情勾搭成奸,然后再生出一堆自带超级血清的男女小队长来继承美国队长的星盾。

虽然这个计划最终随着冬兵对他的追杀、神盾高层被九头蛇的渗透宣告流产,但是弗瑞一直没有放弃希望。跟13号对不上眼没关系,只要美国队长一旦有了意中人,他就会极力促成。他都想好了婚礼致辞,在几个难得睡不着闲的蛋疼的晚上,他甚至郑重的构思了一下在美国队长的世纪婚礼上,他要穿什么颜色的西装打什么颜色的领带,连配什么材质的袖扣这样的细节他都考虑到了。

然而,从看到史蒂夫身后那个气场强大的钢铁侠盔甲「保护神」开始,弗瑞终于意识到他的如意算盘化成了泡沫。

被托尼·斯塔克染指的美国队长,即便每天都跟钢铁侠在床上鬼混到精尽人亡也绝对分裂不出一个小美国队长!

耶稣他妈个圣母玛利亚,他当初怎么就会同意史蒂夫搬去斯塔克大厦住的?弗瑞痛苦的捂着胸口,不过话说回来,他就是再精明长着一颗十八面面俱到的玲珑心也猜不出美国道德标杆居然是弯的!

顺便,出了名风流成性的、睡遍花花公子画报封面女郎的钢铁侠,居然他妈也是弯的!

弗瑞想戳瞎另一只眼睛的心都有了。

不到最后关头不能承认失败。意志如铁的黑人指挥官停住踱来踱去的脚步,拨通了托尼的手机。

他需要再确认一次:没准是他想多了,没准是那个小胡子混蛋暗恋美国队长?

他要亲眼看到钢铁侠的背后是什么才能最后死心。

(7)

托尼接到弗瑞的电话时,正跟他性感英俊的男朋友亲的难舍难分,眼看着就要擦枪走火滚到工作台上了。

“亲爱的,接电话,”史蒂夫凶狠的啃着托尼小巧的乳头,一只手还杵在托尼松松垮垮的工装裤里,“手机都响好几遍了,肯定有重要的事……”他的手指熟门熟路的溜进托尼的臀缝里。

“唔,不接……现在不接……啊,你轻点甜心……你吸疼我了……”托尼搂着史蒂夫的脖子,用硬邦邦的老二使劲磨蹭对方支得高高的小帐篷。

“接一下,也许是波兹小姐打来的……嗯,宝贝,润滑剂放在哪个抽屉里了?”史蒂夫扯掉托尼的裤子,把他抱坐在工作台上,一边拉开抽屉翻找润滑剂。

“贾维斯?”托尼懒洋洋的软着腰。

“先生,是尼克·弗瑞局长来电。需要我屏蔽他吗?”

“接通。嗯,甜心你快点……”托尼用脚掌轻踩着史蒂夫鼓囊囊的裤裆,“嗨,老卤蛋!怎么你还没有抓到超级乌鸦吗?啊!!甜心你慢点……嗯……”

“斯塔克先生,我需要你来一趟局里,”弗瑞额角的青筋突突直跳,对方虽然捂住了手机,可是最后那一声甜腻腻的呻吟还是冲进了他的耳朵,“我有重要的事跟你交流。”

“现在……不行,我正在,嗯…跟美国队长深入交流一件……也很重要的事,如果是钱的事,唔,直接打给佩珀就好,我要挂了……”托尼坚持接完电话,“甜心你是故意的……不,别碰那里史蒂夫!”

…………

弗瑞咬着后槽牙把手机砸到桌子上。

果然是他想多了,床单都滚了还特么的暗恋个屁!

(8)

弗瑞的「魔法眼」是一周后失效的。

失效的前一天正好是新复仇者联盟计划启动的日子,他终于如愿以偿看到了钢铁侠的保护神。

毫无悬念,一只巨大的盾牌悬浮在西装革履的小胡子身后,中间的五角星就在托尼脑袋的正上方,威风凛凛,正义感压迫感十足,就像它的持有者一样。

鹰眼侠的身后是一枝一丝不苟的电击枪,被擦得乌黑铮亮嗞啦嗞啦冒着幽蓝的电火花——弗瑞每次从他身边路过时都下意识的侧着身体躲避电流。

黑寡妇头顶上是一颗类似钢铁侠头顶上的五角星,不过是红色的,搭配女特工火红的头发和艳丽的红唇,远远看过去霸气侧漏。

新近加入的冬日战士的「守护神」——弗瑞揉了揉眼睛,那圆乎乎的紫色玩意……是一颗庞大的李子吗?李子上交叉着的是娜塔莎的寡妇蛰?

这倒不意外。弗瑞双手插在皮风衣口袋里,自暴自弃的想,至少这么牛掰的人形武器算是被神盾套牢了,再不会被九头蛇派来追着把自己往死里K了。

嗯,那又是个什么鬼东西?!

一条成了精的紫色的大裤衩子?!

弗瑞瞠目结舌的顺着裤衩往下看——班纳博士推推眼镜跟他点头打招呼,温和的老好人一脸腼腆,笑的纯良无害。

得了吧,挂这种纯良无害笑容的,内心不是住着个拆迁办就是他妈的弯切黑,比如美国队长。弗瑞愤怒的想,一边波澜不惊的对博士挥挥手。

仪式快结束时,金发雷神抡着大锤子从天而降,把基地门口修剪整齐的草坪给烧焦了一大块。

“嗨,大个子,你什么时候才能懂得保护草坪的重要性?”托尼盘着胳膊翻了个白眼,换来的是一个热情洋溢的雷神之抱,差点被箍得背过气去。

弗瑞觉得自己一定产生了错觉:雷神拥抱钢铁侠时美国队长握着拳头就站在旁边,而他已经被闪到半瞎的独眼恍惚看见小胡子天才的保护盾闪过一道冷冷的寒光,转瞬即逝。

终于见到邪神的哥哥了。弗瑞热泪盈眶的想。

(正文完结)

彩蛋

“吾友神盾之帮主,不必忧心,洛基的魔法在中庭的维持时间都在七日左右,上次吾友钢铁之人被吾弟施了真言咒,七日自解。说起来,这次洛基在你身上用了什么魔法?吾甚是好奇。吾底迪真是太调皮了!”

调皮你个奥丁的络腮胡子!

弗瑞看着金发雷神头顶浮着的巨大鹿角头盔和闪着幽光的邪神权杖,默默的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还能说什么?又是一对钙兄钙弟!

※※※※※

以及,祝大家吃粮愉快!

评论

热度(15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