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獒

【盾冬】垃圾话(短篇一发完)

小辛普森:


Warning: 盾冬向,纯粹用来搞笑的小短打。猎冬纯友谊向。


三个人全都OOC,无一例外。





不,Steve绝对没有不想看到Bucky和Sam成为朋友——正相反,Steve全心全意、百分之一百地希望Bucky能够在这个崭新的世界里与除他之外的人发展出友谊,这有利于Bucky的身心健康,而没有什么比那更重要了。




不,倒也不是说Steve真的像有些人想得那样教条古板,听不得一句脏话——拜托,他在军队里待过那么多年,听过全世界最下流最有创意的脏话和荤段子。




只是……美国队长万万没有预料到,当他最好的两个朋友在消除隔阂成为好友后,会是这种画风——




“老子干死你,Wilson!”




“搞搞清楚,屁股马上要被操得不要不要的是你,Barnes!”




“放屁,爸爸我马上就让你爽一爽!”




“哦呦,我好怕啊!来啊pretty boy,我看你就是找操!看谁最后哭着喊爸爸!”




对话中还间隔着阵阵淫荡的笑声。




美国队长铁青着脸打开门,冬日战士和猎鹰正一人拿着一个Xbox手柄玩得眉飞色舞,吐沫横飞(是的美国队长知道什么是Xbox,饶了他吧)。




听到开门声,Bucky敏锐地抬起头捕捉到挚友的身影:




“我们吵到你了吗,Stevie?”




两眼圆睁,一脸无辜。一、脸、无、辜。




Steve艰难地微笑着摇了摇头,语气温柔:




“没事你们继续。Just checking。”




❤ ❤ ❤




很难说清是谁带坏的谁——是Bucky和是Sam的可能性一半一半。关键是这两个人在跟Steve相处的时候都不是这个样儿,证明了他俩完全有离开“干”字和“操”字正常说话的能力。经常地,上一秒Bucky还在跟Steve进行着文明和友善的对话,下一秒,当Sam走来后,气氛就完全变了——




“Yo,哥们,”Bucky会这么跟Sam碰拳。




“Yo,哥们,Yo,队长,”Sam会这么跟他们打招呼,一切都很正常。




“啊,好无聊啊,下午来一发?”有时候这么问的是Bucky,有时候是Sam。




“呵呵,屁股又痒了?一天不被爸爸打屁股就不爽是不是?”另一个人会这么回答他。




“厉害了我的儿,但你只有口上的活厉害哈哈哈哈哈哈!”一般这么说的都是Bucky。




恩。




是的,Steve知道他们只是要去打游戏,但是……




“操你们俩,能不能别这么说话!”




美国队长在心中怒吼。




❤ ❤ ❤




“我觉得Steve最近有点儿,怎么说,闷闷不乐。”




“啊有吗?”Sam聚精会神地盯着游戏主机,随口回答道,“上午训练的时候很正常啊。”




“诶,你这么没脑子当然看不出来了,”Bucky一边流畅地操作着人物一边说,“我觉得挺明显的,但我想了一夜都没想出原因来。”




Sam飞快地转过头给了他一个“你仿佛在逗我”的眼神:“那你直接去问队长不就行了?我看你是有脑子,但可惜没什么用。”




“这个嘛……嘿嘿,”就趁这么一秒功夫,Bucky果断地放出了大招。




“操操操操操我要死了!”Sam惨叫了起来,“去你大爷的!故意转移我注意力!你原来是这样的Barnes!队长知道吗!”




Bucky微笑着耸了耸肩膀:“那你去告诉他咯。”




Sam翻出了一个精彩绝伦的白眼。




“但我刚刚说的都是真的……”Bucky顿了顿,“你说得对。我觉得我得找Steve谈谈。”




“有时候吧,我觉得你就是队长的妞儿,”突然的,Sam的声音变了个调儿,他摸着下巴幽幽地说。




“去你妈的,你怎么不说他是我的妞儿?”Bucky笑骂了一声,把手里的薯片扔在Sam脸上,“说实在的,要是Steve是个女人,我俩估计现在,不对,七十年前孩子都生了一打了!”




“对了,跟你说我那天在沙滩上看到个穿着美队比基尼的妞,啧,辣得冒烟!”




“肯定没有Steve变成女人辣,金发,大胸,我的最爱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个变态……”




❤ ❤ ❤




众所周知,习惯是种可怕的力量。一而再,再而三,三而日常。再强大的毅力和耐心也禁不起这样一天天一点点的损耗。伟者如美国队长也不得不臣服于这股摧枯拉朽的力量之下,眼看着自己的底线被最好的哥们一次次刷新。




Steve觉得自己必须得做点什么了,在事态进一步发展之前。




“能聊聊吗,Buck?”




“当然了,Steve,”Bucky一边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说,被浴室前一脸严肃、似乎已经等待许久的美国队长吓了一跳,“真是巧了,我也正想找你聊聊。”




“Bucky,我很高兴看到你和Sam那么合得来。”




“我也很高兴,Stevie,”Bucky笑了起来,“Sam是个不错的伙计。”




“是的,”Steve停顿了一下,“但你觉不觉得,你俩相处的时候……有点,太过随意了?”




Bucky的笑容凝固在脸上,转换成一个疑惑的表情,“什么意思?”




“我是指,”Steve斟酌着用词,最后决定直切主题,“那些字眼,干啊操啊,屁股啊之类的。”




Bucky足足花了五秒钟时间阅读挚友的表情以判断他是不是在开玩笑,最后得出了一个可怕的结论——这个男人是认真的。




“那就是打游戏的时候随便说说的垃圾话啊,”Bucky有点崩溃,他不敢相信自己在解释这个,“我们又不是真的对彼此的屁股感兴趣!”




“真的吗?”Steve问,表情舒缓了很多。




Bucky觉得对方的重点有点不对,“我知道这些话听起来很粗鲁,不过你管这个干嘛,我又从不这么跟你说话!!”




“这就是我想说的,”Steve一下子抓住了重点,“你为什么从来不这么跟我说话?”




“我以为你讨厌别人说脏话!”Bucky惊讶地大叫道,等他缓缓回过神来后更加震惊了,“所以你这几天闷闷不乐的,就因为这个?”




美国精神沉默不语。




“天啊,”Bucky边说边瞪大了眼睛,“天啊,你嫉妒了,吃醋了,美国队长像个幼稚园小朋友一样因为他的两个好伙伴关系变好而气得眼泪汪汪的!”




Steve张了张嘴,一时说不出话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Bucky大笑着靠了过来,大力地搂住自己。




“喔,别担心,我可爱的小Stevie,你永远是Bucky哥哥的最爱。”




“Then prove it,”美国队长听到自己这么说,他大胆地向前跨了一步。




Bucky在挚友的逼迫下不得不往后退了一步,后背贴在凉凉的墙壁上,前方是来自Steve的炙热视线,“什、什么?”他在过近的距离下不自在地问。Steve究竟在搞什么?




太近了……Bucky不得不微微仰起头来才能看清好友的表情,认真,专注,以及陌生的侵略性,和一些其它情绪。




Steve又向前靠近了一点,近到两具身体能够感受到彼此散发的热度。这是接吻前才应该有的距离吧……该死的我才刚洗完澡……Bucky迷迷糊糊地想道。




“Bucky,我的确吃醋了…”Steve把头埋进Bucky的颈窝里闷闷地说,贪婪地呼吸着混合着沐浴露清香的Bucky的气息,“打游戏可以来找我,说垃圾话也可以来找我。”




Bucky紧绷着的身体和情绪一下子软了下来。这个姿势让他觉得怀里窝着的不再是刚刚那个威压十足的大个子,而是他最爱的那个小Stevie。




“别犯傻了Stevie,”Bucky主动搂住了怀里的大金毛,亲昵地亲了亲对方的额头,“我可以认为你是在撒娇吗,真可……”




可爱两个字还没有说完,Bucky突然感到一个又粗又硬的东西顶在了他的小腹上。




“知道我为什么生气吗,Bucky哥哥,”Steve缓缓抬起头来,Bucky的心脏一下子跳得快极了,“因为只、有、我、可、以、干、你。”




❤ ❤ ❤




天气不错,今天好像没什么安排呢。




Sam喝着晨间咖啡,拿起了手机。




To Wiener Soldier,


Hey,哥们,老地方约一发?




美国队长拿起屏幕上亮着From 傻鸟的手机,又看了看身边睡得正酣的人,微笑着敲下几个字。




From Wiener Soldier,


不了,Sam,今天他要休息:)




From Wiener Soldier,


顺便,谢了哥们。




收到短信的Sam先是楞了一下,然后默默为好友的屁股念了句阿门。



评论

热度(405)